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真正好好认识大卫已经是在听着他琴声的一年半后了。
虽然说能相遇已实属不易,可我还是要不禁遗憾为什么没能早点注意到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