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和爷爷约了来年开春一起种曼珠沙华,这让我觉得非常非常安心…

今年夏天还没有发我喜欢的蓝天。

是之前去青海拍的。



用它来威胁今年苍白的冬天。

爱得过多,让我的爱变成哑巴。

进度 · 晚上回家还是把第一段落补完了,这首诗很美。

希望回校前能写完。

小阴谋家。

今下午上课的老师说
「小到小的鱼摆摆,大到大的鱼摆摆,吃了塑料都死翘翘了。」
戳中我的萌点,这话配上老师略带川普的口音,真的太可爱了(快清醒!

8.31

它的八点。

刹车红灯,前进黄灯。
星星,飞机和房间暖光。
桥下有油漆的味道。
电话亭,一面能用,一面坏掉;即使拿起听筒手也会沾上灰尘。


八月过了…

是给麻麻的七夕礼物。

15号从兰州回家之后摊了一阵没心思画,结果就是她没能按时拿到礼物。
磨了我好一阵,终于在我明天去成都之前画完了。
很担心她会不会喜欢这样偏冷色调的,麻麻一直爱热烈的大红。不过她反应出奇地好,
“我听你说画的是白色玉兰,就在脑子里想白色的怎么看得见啊?结果这么好看!”
哎她说的我挺不好意思。

总之开心的收下了////。



另,明天和粟大妈一起去成都,哥哥在那边说会给我做饭吃,会去看熊猫,都十分期待。

之前的6天旅行让我充分意识到自己恐怕不能离家太久,最后两天我已经低气压到影响到周围的人,还是快些出门,快些回家的好。

祝幸运啊,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