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离别歌。


“簌簌。”

6.10

顺序右—左。
H—老黄;W-我。

诶嘿嘿是周六看完书回走时发生的w
(老黄看完快笑死了( ´ v ` )ノ

6.7

回寝室的路上,好运的看见只停到我左臂的萤火虫w
第一次见,这么说有些不好意思//////

像是快熄灭的小灯泡,闪闪烁烁,真的非常可爱啦。

6.6

我拍到了夏季大三角!w
左下vaga 左上altair 右下deneb
织女牛郎之间有条银河(左上左下)可惜看不到呢。
希望下次能看到vaga后边的cerberus小尾巴!

是和老黄开始的,已两周的夜跑。
上完自己的自习,就回去跑步。
两周里只有一开始和昨天及今天的晴朗星空。
还好等过了阴郁的厚重夜晚,终于重新在这片星空下奔跑了。它真的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我喜欢极了这片有些许星星的夜晚,开阔的操场,面对着璀璨灯光的宿舍高楼,右边橘黄路灯,晕染五米左右的空气。

每晚三千米左右的夜跑,和着人群,非常痛快w

晚安!

我是三盆(不同种类的)薄荷的妈了。

和叔叔一起逛花市买了盆柠檬薄荷,淡淡的柠檬味儿。
家里的留兰香以及野薄荷。

真不敢相信,都是我的w

3月底拍的,湿漉漉的轨道。

5.12

老黄约我暑假出远门。
之前看了票价,z223火车,川藏铁路,148rmb上下可以到西宁。
14小时的火车,就这么硬座也没关系,穷穷的去,再穷穷的回家。
在火车长长时间里,发呆走神,聊天说话,看风景,偶尔下车…
好啊。

我真感谢这些明知道我不喜欢出门还会硬拉我旅游的小伙伴。

希望暑假可以去那个遥远的地方。

5.4

又把上一年去看的Conan展翻出来,实在是没有其他准备……

コナンくん生日快乐!
我看看还能继续爱你多少年ww

4.17

希望以后有一个这样的小桌子,旁边是阳台,种的有花花草草;较矮的书柜离得很近,我肯定会把书平放在上面;最好有只猫。
老黄说,这样的话,我肯定会更宅,动都不会动啦2333


前两天第一次给自己剪了头(恩有些长度),感觉还是可以w

让我再多留短头发一些时间。

4.7

满脑子都是这首曲子…不自觉的就抄下来了,翻译十分中意。
笔好难用。


黄桷树你知不知道你把春天过成了秋天的样子。
树下的车,被金黄落叶埋起来了。


你一定来自那温郁的南方!
告诉我那里的月色,那里的日光!
告诉我春风是怎样吹开百花,
燕子是怎样痴恋着绿杨!
我将合眼睡在你如梦的歌声里,
那温暖我似乎记得,又似乎遗忘。

《预言》里最喜欢这段。
温郁的南方,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南方人,既不是南方,也不是北方…


最近中意的系列推理小说,与作者对上了电波。
明明就算是推理小说里被剧透了结局凶手也不会在意,但被告知,“这位叙事主角最后去世了”,这样的事情,就开始郁闷起来。
看故事,成了看遗书。
烦躁烦躁。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