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5.4

新一生日这天去看了Conan的20周年的柯南展!
有个死亡现场,于是我欢快地趴过去就让小伙伴照相。
后面裙子没弄好,因为把包包塞在了肚子下面(小伙伴说我像是要从哪个地方爬出来的恐怖电影女鬼一样😂

コナンく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 ▽ ` )ノ




ps,今晚上写字的时候把笔尖掉进了墨水了,心好痛。

今天才到的墨水,没什么实质内容,就想看看这颜色真的很美!
木犀草绿干后的颜色真的非常清凉,茶棕的颜色正好是我想要的,浓一点或者淡一些颜色都很好看。

8.31

这个很厚的本子终于被写完了。
花了我好长时间,所以成就感并不是那么强烈。
昨天把第一次练习的字翻了出来,满满当当的全部练习的字母“a”,红色的墨水非常显眼,远远看去还是挺吓人的(笑。

能够基本上一个人坚持写它,对我来说这大概算是一件难事把,那么下一本我会继续。

私心写了傲慢与偏见里Mary的这句话。
后一句大概算我的motto。

touch

爱德常常扎着三股辫,或者有时候捆成马尾,金色的发梢随着他的移动一起活蹦乱跳。
我常常想象着他是为什么梳成这样的发型,并不是觉得看不顺眼,想想男人的头发一般都是短发对吧。

好奇心将我进一步推向猜测的深渊,可并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满足于我,相反自己的思维越来越荒唐。
决定去问问钢。

“啊……”爱德听见后露出一种十分窘迫的神情,几乎在一瞬间他连脸色由白变红,像一只猫一样似乎全身的刺都竖起,“这才不关你的事啊混蛋!”留下这样一句话后跑开了。

之后见到霍恩海姆,那金色辫子如出一辙,一个相似的影子和他重合,我仿佛得到了答案。
远处爱德走过来,依旧用十分粗鲁的口气朝这个男人叫喊:“混蛋你回来干嘛!”说完又扭头转过身,不过这次没有跑开。
我觉得,爱德是在向这个男人说:“欢迎回来。”




——————————————————


晚上失眠的时候以touch为名写了个与最开始思路完全不同的故事。
爱德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爸爸的呢,兄弟俩有着对其完全不同的态度,这让我觉得非常值得去思考。
阿尔更加单纯,生命里爸爸这一角色再出现时,他的喜悦直观地体现出来了。
而相对于爱德,他恐怕担负着更多的东西吧,母亲的死亡一直深深刻在心底,作为哥哥,他只会在阿尔面前做出更加可靠的样子,大概他从心底也想过去依靠谁,而一直不出现在面前的父亲让他失望,母亲的离去让他更加埋怨父亲。
爱德每次提起父亲总是用别扭的态度,稍微蛮横的语言,大概也是在掩盖对父亲的思念吧,有种“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呢”的怨念。

总之爱德就是个不善表达的死小孩吧w

大概对辫子这一事解读过头了,我心里就是觉得爱德在有意无意向自己的父亲靠近吧,这被我称之为另一种touch。

这大概是大佐的视角(笑。

最后 这是第一次写同人啊,献给钢炼真是太好了。距离第一次看已经快4年了呢。

2.22

这是一朵炸成银河的烟花。

元宵快乐。

1.23-1.24

最近重庆下雪了!
超棒啊我家门口有大雪山你们快来看!
不过因为我以为24号要去万盛吃结婚酒就一定有大大的雪所以23号那天门口就有下雪麻麻邀我出门玩就没去但是又因为24号天晴化的速度快得飞起我就没能玩到啊啊啊啊啊啊QAQ

so bad!

但是23号那天傍晚我后悔了幸好叫粑粑麻麻开车去山脚看了看,堆了超小雪人
p4

总之是非常开心的!

p1-5,10是23号的。

希望来年同样有个白色的冬天ww

我就废话一句。

重庆今天下雪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开熏(=´∀`)人(´∀`=)

1.8

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刚刚听歌アストロノーツ,刷评论,立马就看到原作者15年去世了,这首是他15岁作的词。而他留在了永远的20岁。死前有发推,强烈的暗示性和官方的暧昧让人怀疑是自杀。
椎名p。

之后看了看他的专。
歌词让人心疼得要命。
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对我这种“因为我死了所以你才会来关注我才会被感动到就因为我死了还死得早”的行为伤害到。
对不起,我只是现在才遇到你。

歌词伤感却非常温柔。
让人觉得都是flag的。
专名是“生きる”但收录着名叫“连平凡老去也做不到”的歌。

我想到了很多很多事。
从11月开始。

一个比较熟悉的弟弟去世了。
正在看文,那位作者的朋友发来信息说作者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二姨公去世了。
爷爷病情加重了。
我阿姨的妈妈去世了。
发现椎名mona去世了。

或许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自己都回复不过来。

我只是希望,我是最后去世的。舍不得你们为我哭。
不敢死。

1.3

爷爷刚刚来敲门问我妈妈今天回不回来吃饭,看了看我家厨房,里面灶上正烧着汤。
“妈妈出去了,但她说今天回家吃。”
爷爷掂了掂手机的口袋:“我说今天你上来吃饭我就给你烧豆腐。”
“要不你来我……”我把本来就小声的话咽了下去。
估计妈妈会不高兴。

妈妈,我希望你今天,在外面吃。

我觉得我快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