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是给麻麻的七夕礼物。

15号从兰州回家之后摊了一阵没心思画,结果就是她没能按时拿到礼物。
磨了我好一阵,终于在我明天去成都之前画完了。
很担心她会不会喜欢这样偏冷色调的,麻麻一直爱热烈的大红。不过她反应出奇地好,
“我听你说画的是白色玉兰,就在脑子里想白色的怎么看得见啊?结果这么好看!”
哎她说的我挺不好意思。

总之开心的收下了////。



另,明天和粟大妈一起去成都,哥哥在那边说会给我做饭吃,会去看熊猫,都十分期待。

之前的6天旅行让我充分意识到自己恐怕不能离家太久,最后两天我已经低气压到影响到周围的人,还是快些出门,快些回家的好。

祝幸运啊,明天。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