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touch

爱德常常扎着三股辫,或者有时候捆成马尾,金色的发梢随着他的移动一起活蹦乱跳。
我常常想象着他是为什么梳成这样的发型,并不是觉得看不顺眼,想想男人的头发一般都是短发对吧。

好奇心将我进一步推向猜测的深渊,可并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满足于我,相反自己的思维越来越荒唐。
决定去问问钢。

“啊……”爱德听见后露出一种十分窘迫的神情,几乎在一瞬间他连脸色由白变红,像一只猫一样似乎全身的刺都竖起,“这才不关你的事啊混蛋!”留下这样一句话后跑开了。

之后见到霍恩海姆,那金色辫子如出一辙,一个相似的影子和他重合,我仿佛得到了答案。
远处爱德走过来,依旧用十分粗鲁的口气朝这个男人叫喊:“混蛋你回来干嘛!”说完又扭头转过身,不过这次没有跑开。
我觉得,爱德是在向这个男人说:“欢迎回来。”




——————————————————


晚上失眠的时候以touch为名写了个与最开始思路完全不同的故事。
爱德到底是怎样看待自己的爸爸的呢,兄弟俩有着对其完全不同的态度,这让我觉得非常值得去思考。
阿尔更加单纯,生命里爸爸这一角色再出现时,他的喜悦直观地体现出来了。
而相对于爱德,他恐怕担负着更多的东西吧,母亲的死亡一直深深刻在心底,作为哥哥,他只会在阿尔面前做出更加可靠的样子,大概他从心底也想过去依靠谁,而一直不出现在面前的父亲让他失望,母亲的离去让他更加埋怨父亲。
爱德每次提起父亲总是用别扭的态度,稍微蛮横的语言,大概也是在掩盖对父亲的思念吧,有种“你为什么还不回来呢”的怨念。

总之爱德就是个不善表达的死小孩吧w

大概对辫子这一事解读过头了,我心里就是觉得爱德在有意无意向自己的父亲靠近吧,这被我称之为另一种touch。

这大概是大佐的视角(笑。

最后 这是第一次写同人啊,献给钢炼真是太好了。距离第一次看已经快4年了呢。

评论(1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