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还是先从天气说起。
不知道是不是梅雨季的原因,老是下雨。天气闷热,没风。汗水和沉闷的大气向我袭来,一味承受,抵抗不能。
时雨时晴。
天空早已被云所包裹,但有光渗透在其中。明明是毫无缝隙,可总觉得下一秒太阳就会挣扎着出来。笼罩在这片土地上的感觉让人疑惑。
拿着伞,行走着,一会就下了雨。下的不大,但一颗一颗的,砸得生疼。不得已打起了伞。
在两步,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空气不知是新鲜或是凝重,我也只有收伞走人,被动的感受着。
真的很任性吧,笑。
我想看看蓝天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