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嗯,暑假就这么过了一半了。一直说要趁这个暑假好好的画画,因为快高三,到那时自己得把画具全部封印起来,没想到真的在坚持。

我现在闭上眼就在想画该怎么渲染,看到蓝天白云觉得边界那里就像水彩边缘,这几天梦到自己买到喜欢的本子,断断续续的梦里我也觉得自己拿着笔在干什么。

也不是走火入魔什么的,只是看到那些美到爆的东西就会想能否用自己的笔展现出来。收集了很多大大的画,很多星空,植物的摄影。每看一次都会有想画的冲动,当然能否画出来暂且不提,只一直被那样美的东西震撼到,真的可以把我美哭。

到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自己画画的理由,可是又无法说出来。

“想用自己的笔表达些什么,想用笔反抗些什么,想用笔画出所爱的。”

我觉得这是从一开始就有了的理由。这样坚持了好几年,感觉真的很漫长。到现在我也不后悔能遇见画画,希望以后的自己也是。

愿将来,不要把这时候的努力否定掉。

以及,请加油。

仍然是渣渣的自己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