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爱得过多,让我的爱变成哑巴。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