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3.1

无尽夏。
因为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去找了它的百科,找了它的图片,顺便画了好多,再顺便某天凌晨头脑发热买了一株三年的苗来种,查了它需要的土壤,然后把我家花盆的土松好,默默等它来。
永无止境的夏天,那该多好w

今天抽到了平中的签。
妈妈说我圆了愿,一直闹着要来上香抽签,拖到今天终于去了。
其实每年我们家春节后都会来上香抽签,不是迷信,我觉得是传统。
这次我因为一些原因被禁止碰烟火,就在一旁呆着看妈妈去做,三根香,两根红烛,还有一叠黄纸。有人把香火点燃后会正对大殿平举它鞠三躬,会在点红烛时特别想放在最高处,会看它们燃烧得越来越旺。
有位孩子气的叔叔在入口处对他的同伴讲:我才不花这个冤枉钱进去看这些神神叨叨的迷信东西,我就在门外等你们,进都不想进去,你们快去。
大手一挥,蹲在门口外的石头上去了。
这不是迷信,我只是想每年来这里告诉那位神仙,今年也会加油的,你还是保佑我周围的人们越来越好吧(以我平中的签运…
还是很怨念的,连续两年的下下签,连续两年的平中。
不会比这样更糟,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什么好烦恼的。

晚安,晚安。
要开学啦。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