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1.18

随便找的纸写着果然刮笔(苦笑

新收到的墨水,香芋在十二月末寄过来的,她说作为我的礼物应该还不晚2333
一开始在硫酸纸试了试,偏紫调的颜色,一直不太喜欢。而最近在自己的本子上又试了试,突然觉出了这瓶墨水的美丽之处,还是挺耐看的嘛w

假期开始了一周左右,觉着大概是不能继续咸鱼下去,定了计划,打算做个苦行僧。

前两天在存钱罐子里发现了一张一百块假币,上面用圆珠笔写着“使用这个是不正当的!”,以及一旁又用铅笔吐槽道:“反正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写的…”
再细看这张钱币时,写这两句话的时间,我已经都没有印象,大概是什么14.15岁,某天热血上头的突发奇想,特意用着圆珠笔,规规矩矩写的字,想体现出自己的超正三观吧ww


我又看起文人们写的情书,字里行间的生活情趣透着满满爱意,以及他们无意里撩人的话,觉得手写的书信,漂洋过海来见爱人,已经是好久好久之前的方法了。比起手机发出的讯息,当然是书信联系更有感情。(手机快,但也切割了不少东西。
徐志摩信里叫陆小曼眉眉,龙龙,我看着,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特别舒坦。

有段时间和小伙伴用信沟通,我写五天发生的事,给她寄过去,她也如此。从重庆到无锡,在从无锡到达重庆。看着邮戳,就本能的把它当宝贝了。


最近天冷,不愿出门,可还是要出门。
那借用他书信里的一句话吧:
我像是只怕冷的猫,这一时只冻得手足常冰。

晚安啦。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