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我和爸爸出门参加他上司的生日酒席。
爸爸做我旁边,人缘极好的他被其他人连连敬酒。

爸爸突然转过头对我说:“哎喝不下了。”他看了看杯里还剩下几厘米高的白酒。
“那就不喝啦。”
我一直不太喜欢爸爸喝酒,或者是喝很多,或者是喝醉。他是喜欢喝,享受着呢?
他醉了看起来会很难受,他醉了也会很唠叨,喝多了身体也不好。
“我帮你倒了算了…”
他摇摇头。

几分钟过去,我扒着碗里的菜。
“来帮我舀碗汤。”爸爸这么说着,然后把杯子放在了碗旁,还顺势把手肘撑在杯子前。
他看了我一眼。

我突然心领神会,差点笑出声。

我想,这是要我帮他偷偷倒掉?这是那个只要别人敬酒就来者不拒的爸爸?他不想喝了?他觉得倒掉就好?

那倒掉就好。


我本来是很不乐意单独和爸爸出门吃饭,因为我面临的会是一大堆人使劲向我爸爸敬酒,从19点到22点,长长一段无聊时光。

爸爸你是不擅长说不么?爸爸也不愿意这么喝酒吧。他需要一个女儿帮他把酒倒掉。

那我就帮你倒掉。



晚安。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