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8.21

急急忙忙跑回家写字。
好不容易从很远地方旅游回来的小伙伴说要聚一聚,我突然问她,想给你写字了,不嫌弃的话就点一个把。
她说要我写 everytime you kissed me 的歌词,我说好。

难得的大长篇,洗完澡就开始写,边听这首曲子边写,我想起这首曲子还是我推过的。
写完的时候松了一大口气,幸好没抄错呀。


以后我会离她越来越远,翻到以前lof上写的我俩关于梁惠王的故事,那时我就一直觉得她不可追逐,是自由的灵魂,现在自由的她要飞得更远了。
祝福她ww

她居然有把天鹅的复音口琴,我说明天都拿来把,我用布鲁斯你用复音,一起吹吹?w


所以很期待明天啊,她看到字会不会开心?我拿到礼物会不会开心?一起滑冰会不会开心,一起唱歌会不会开心?
明天要说出来。

晚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