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8.18

又开始看棒球比赛,每次看的时候,自己才发现又是夏天。
果然棒球是属于夏天的运动。
球场上草和泥土的颜色,再衬上晴日里的蓝色,哎哎太美好。
前两天看到职棒里的双杀,自己兴奋得不行,希望有生之年去一次击球中心感受下呢w(估计会在身体做出反应前就被来得飞快的球吓一跳w


再看孤寂深渊时,不知不觉剧情已经进展到芬芬和她喜欢的女孩子一起住的地方了。
我心里还对芬芬上一个明恋对象影响深刻,所以像是个老妈子似的,帮着芬芬跳玛丽的刺。
芬芬心里很难受,她自己想着自己是被上帝在额头上打下记号的那种人,保护不了玛丽,只能爱你。
想替她难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