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昨天和她坦白,一脸又犟又委屈的样子,她在那边默默听着。我一个劲儿地说你不要安慰我,她还是安慰了…
我说我昨天梦到你啦,醒过来就想告诉你,想了一整天,晚上就来找你了。
梦到去你家的路上,坐的电车,缓黄的阳光照进来,外面是蓝天。她很开心,后来她说能认识我太好了…
哎呀,笨蛋。
居然聊了3个多小时w

给她写字,就想给她写,她说就写热吧。

哥哥家养了只金毛,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因为我太兴奋了,看见这个姑娘的第一眼求忘记前一阵被大狗追的恐惧,直接扑过去摸,索性金毛生性温和,完全没被生人吓到,很乖的站着被我撸毛。
握了手,和哥哥家以前那只叫斯洛克的狗手差不多大呢,以前也照过相w

晚安吧。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