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8.8

把keeno的几个砖都循环了一遍,边听边写歌名。
认识keeno的时候,果然还是glow开始的,记得たま为他画了曲绘,我坐在轻轨上,把每一张图都截了下来,在嘈杂的人声里默默注视着温暖的橘黄色pv。
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呢。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