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苏横。

「少年之欢若是诗,少年之悲亦是诗。」

实在是!太难过了😭!
没心情写字…

写到一半笔尖就又双叒叕掉进墨水里!
妈妈又采用了把墨水全倒进杯子里再从墨水瓶里拿出笔尖再把杯子里的墨水倒进瓶子里的方法。
可我实在是太手残了,决定自己把墨水从杯子倒进瓶子的时候,偏了…
洒出来好多啊!
心疼!

茶棕浸进纸里会分层呢w
橘黄,棕色,还有一些墨蓝(?)的感觉。这个某水果一样的配色…

之后笔尖又掉进了瓶子里,两次!还好没完全进去,能直接捞出来…

心累。

评论(2)